史話》11次失敗──制裁汪精衛,戴笠爲何玩假的之2(俞劍鴻)

史話》11次失敗──制裁汪精衛,戴笠爲何玩假的之2(俞劍鴻)

調查局前身中央統計局時期派鄭蘋如潛伏汪精衛僞政府進行情報蒐集及制裁漢奸,鄭蘋如後因身分暴露遭處死,其故事經由李安拍成「色、戒」在威尼斯影展奪得金獅獎成爲話題,圖爲汪精衛手持刊登以鄭女爲封面的話報。(陳怡誠翻攝)

普丁侵乌最后一根稻草是他!俄媒揭克宫军事行动内幕

汪精衛在1940年3月到1944年11月這段期間是(淪陷地區的)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或者新政府的(代)主席。

林佳龙阵营换借新府路、新站路 板桥区公所18日会勘

衆所周知,任何一個人一旦加入軍統,就不要多想還能夠活多久,就連一些觀察家也說由於戴知道的太多,他必須要死。不是被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者、76號或者中共地下黨早晚殺害就是會被軍統制裁。制裁的手段包括暗殺、刺殺、安放定時炸彈、對目標進行阻擊、在住宅放置毒氣罐、強迫服用毒藥、在食物中投毒、活埋、捆綁在麻袋中並丟進河中、活活掐死等等。

订单旺 富强鑫今年营收战高

汪精衛被各方人馬亦即非軍統和軍統有意的、無意的暗殺、刺殺等等,至少12次。但究竟戴笠是真的要制裁汪精衛還是假的,或者存在着其他?

我簡短地描述、解釋和推論每一個個案。

汪精衛在中華民國時期被設計要結束他生命的次數至少有12次,本文列舉9個個案,因爲吾人要區隔軍統所作所爲的8個個案(11次)和非軍統所直接執行的一個個案(1次)。大陸製作的電視連續劇《76號魔窟》只提到5個個案,是直接和戴笠有關。其實,還有軍統的陳三才和黃逸光這兩個個案沒有被《76號魔窟》提到。《軍統劍指汪精衛》的作者承認汪的歷史評價爲「無定論,爭議很大」,他只提到5個刺殺汪的個案。

合库金控今年6月税后纯益21.63亿元 年增11.27%

第一個個案:1935年11月中國國民黨第4屆中央執行委員會第6次全體會議在首都南市京開幕,當汪精衛致開幕詞後,在會場外攝影時遭到刺客孫鳳鳴槍傷左頰、左臂及背肋3處。刺客當場被捕,次晨傷勢嚴重的孫在南京的國立中央醫院斃命。

中信金6月赚逾90亿元 年增近2倍

孫鳳鳴本來是要承擔刺殺蔣中正的任務。在會場外,蔣並未出現在攝影現場。僞裝成記者的孫只得退而求其次,臨時決定對汪下手。從這個個案,我們可以說戴笠沒有一點嫌疑也就是說該案和他無關。簡言之,這是假的。

第二個個案:陳恭澍號稱軍統第一殺手,是戴笠的四大金剛之一。另外2位,被中共先認定爲戰犯之後改爲起義將領的沈醉和身爲軍統華北區副區長的王天木,時常被提起。陳恭澍先後策畫刺殺張敬堯、石友三、王克敏、張嘯林、傅筱庵、汪精衛等漢奸。1941年10月,他在上海市被76號逮捕,爲了保全性命被迫投降,暗中卻與戴笠取得聯繫。抗戰勝利後,陳恭澍被國民政府上海當局以漢奸罪爲名逮捕,兩年後獲釋。

2021年10月,筆者首次看到以下的標題:1939年3月20日,汪精衛一天內連遭3次軍統暗殺。戴笠在千里之外的佈局,卻令汪精衛損失慘重,落荒而逃。

恩恩父指消防局译文漏「关键一句」 恐致延误送医今将重听确认

一世红妆 小说

我原本以爲陳恭澍在1939年3月的那一天只暗殺汪精衛1次。如果真的是3次或者更多的話,就反而讓我覺得很有問題。這是因爲在軟的和硬的行動之前,每個國家的具有特別任務的工作人員絕對會先牢牢地記住照片中所要被刺殺的人物的面孔。簡言之,這次暗殺是一起假的制裁,目的是要加深日本對汪的信任。有文獻證明說戴笠很會撰寫計劃書,譬如從陳恭澍的回憶錄我們看到說王天木於1939年夏末被76號的李士羣逮捕,其實是戴笠佈下的局,也是戴爲了完成劇本的一顆棋子。

第三個個案:陳恭澍找上了一個原來在重慶軍統局工作,之後投靠76號秘書處並且擔任文職官的陳永倫。可是,在汪精衛抵達會場之前的30分鐘,這一個文職人員被76號的李副主任識破說他是汪的刺客。

如果戴笠真的要汪精衛去死,陳恭澍不會隨隨便便地找一個沒有行動經驗的陳永倫。所以,這個個案是在演戲給例如日本的情偵機關單位看,也就是錯誤地引導日本特務說汪精衛並無和蔣介石站在一邊。

第四個個案:戴笠要求汪精衛的學生也是軍統的少將戴星炳去接近汪。戴星炳也見到了汪的夫人。汪夫人說她從來就不相信戴星炳。緊接着,76號的李親自、近距離地往戴星炳的太陽穴開了一槍,以表示對汪精衛的效忠。這一位戴少將成爲第一個被76號處決的高級特工。他規畫了兩次要幹掉汪精衛的計劃。

戴星炳承認說他無法對他的老師亦即汪精衛下手。這就是戴少將的弱點。戴笠深知此事,可以說戴笠並沒有真正要戴星炳成功執行任務。

郭董买2户帝宝 给亡弟子女

第五個個案:軍統的吳庚恕在執行制裁汪精衛的任務時,和他的老同學陳承倫一起被76號的特務以及日本便衣憲兵,在一個上海市的一處房子抓獲。

拜登怒飙1句话 航商吓破胆!长荣阳明「人走船凉」 2大护身符没用了

被76號捕捉之後,吳庚恕得知他被陳承倫出賣。吳的下場可想而,就是死。是否也可以這麼地解讀:戴笠就是要陳承倫出賣吳?我沒有看到文獻說戴笠有指示汪精衛去救吳庚恕;所以,一切是設計好的苦肉計劇本。汪精衛爲了配合戴笠只好把吳庚恕視爲犧牲品,並且親筆批示吳要被「(立即)槍決。」

第六個個案:1939年底,戴笠又要他的人馬在山東省青島市的迎賓館刺殺汪精衛。1940年1月中旬,76號的李士羣先期到青島視察,以便安排在該月下旬汪精衛和其他兩位重要漢奸頭目與其他政治人物所要舉行的會談。

台东富冈2车对撞车头惨凹毁变形 4人伤急送医

李士羣在另外一個場合做了一件事,也就是當出席一個晚宴時身上綁滿了一排的手榴彈。爲何戴的人馬沒有想到使用這一招在那一個迎賓館?這不得不讓我懷疑說戴笠的人馬(含王天木)又在演戲。王是可以接近汪的,也可以身上綁滿一排的手榴彈。

第七個個案:1943年9月,作爲76號第二號主任的李士羣,喝下了被日本上海憲兵隊特高課長岡村中佐的太太在咖啡中所放了兩粒摻雜慢性毒藥的方塊糖。不到2天,李中毒死去了。當時,熊劍東司令也是岡村的客人。在赴晚宴之前,熊劍東接到來自戴笠的電訊要他除掉李士羣、策反周佛海和伺機消滅汪精衛。

熊劍東是戴笠的人馬。他可以近距離的面對汪精衛。爲何他沒有動手?可見,戴並沒有意思要制裁汪。簡言之,這個個案又是假的。

第八個個案:1944年3月,汪赴日本就醫。1944年6月,盟國聯軍在法國的諾曼底登陸成功。之後的不久,「日本內閣同周佛海達成協議,同意汪精衛回國繼續治療,但其子女們得留在日本,日本媒體公開報導他們的活動,以表明『汪仍在日本治療』,以迷惑國民黨特工的跟蹤。」汪的至親和親信何孟恆說「自從1944年3月3日到名古屋,11月12日返回南京,這254天裡我沒有一天離開過名古屋……」

1944年8月4日之後,汪精衛回到上海市的虹橋醫院,繼續接受治療。兩個多月之後死了。筆者看到文獻說戴秘密地下令潛伏的人員以慢性毒藥給汪服用。問題是:當時就有烈性毒藥。爲何不給汪服用氰化物呢?1943年5、6月間,蔣指示戴給唐生明一個制裁汪的命令。當時,戴就知道說美國研究和製作出來了一種生物毒藥,無色無味,沾上一點點,幾天以後纔會發作,一經發作,必然斃命。可見戴並不要汪死。2011年10月8日公佈的3卷《戴笠與抗戰》證實了周佛海在1943年7月正式被戴吸收進入軍統。

順便一提的是,「陳三才把目標直接鎖定在汪精衛身上。他不惜重金買通一個俄國人……當汪精衛因肝病要到一家日本醫院內施行手術時,就由這個白俄再去買通一個能與汪接近的白俄女護士,尋機向汪下毒。當時,雙方言明先交費部分,當汪入院時,再付一部分,等事成後重賞付清。這一刺殺汪精衛的辦法,陳三才蓄謀良久,從獲取情報,到物色下毒人員,都經過周密策畫,且不吝財帛,重金籠絡,只求達到鋤奸報國之心願。」簡言之,就是連外行人陳三才都能夠想盡辦法刺殺汪,爲何戴的行動組無法早日結束汪的生命?可見,戴不是玩真的。

第九個個案:汪親自審問過在滬秘密參加鋤奸地下工作的陳三才。陳三才是軍統在上海市的一個情報負責人之一,於1940年7月被關進76號的黑牢。1940年10月,他在南京市的雨花臺區被殺害。

不只性骚扰!她踢爆陈柏惟退党真相:令人发指

周佛海、76號的李等人認爲,陳三才是自發性地謀刺汪精衛, 與重慶的國民政府無關。然而,1942年1月,在大後方的重慶,清華同學會、聯青社、中國工程師學會等團體,由陳立夫、吳國楨、黃炎培、顧毓琇等41人發起,於2月在重慶市的夫子池新運模範區忠義堂舉行追悼會,並且請蔣頒發「烈並常山」輓額,以表彰陳三才。

戴笠(右)與蔣介石。(摘自網路)

蒋爸回归也没用!死线剩2个月 中芯百亿大单恐不保

談完9個個案,我要進一步地解釋一下:一方面,蔣是信任戴的,而對汪則是打問號的,因爲當打敗日寇之後,蔣擔心的是汪是否會東山再起向他挑戰乃至於取代他成爲唯一的中華民國領導人物。另一方面,汪對講究權勢的蔣是打問號的,而對戴則是信任的,因爲戴一再的保護汪。故,戴先後對汪實施了至少11次的暗殺行動,均未奏效。換言之,連續11個假纔是最貼近事實。爲何不是12個假?這是因爲有一個是和軍統無關。

有一個真就足以說暗殺汪早就一次成功了。可是,事實並非如此。簡言之,只有連續或者一連串12個假最貼近事實。

传陆三大电信业建海缆抗美

如果汪精衛就是戴笠的下線,到底他們之間是否有傳遞情報的交通員?筆者認爲蔣知道汪所扮演的間諜角色。但是,蔣絕對不是交通員。不是蔣,那會是誰呢?有時候,戴要交代汪做一些事情,而汪也會主動讓戴知道一些事。至今,誰是汪和戴之間的交通員(複數)仍然是一個謎。我不排除是追隨汪左右的何孟恆,因爲何說他負責替汪夫人向汪發機密電報。爲何交通員是複數?這是因爲何被日本人要求在名古屋住了254天、待到1944年11月的12日。汪是在1944年8月4日之後返回上海市並且於11月10日辭世的。在8~11月這一段日子,汪一定還有另外一個爲他處理機密電報的。

吾人可以這麼說:汪精衛常常遭到不白之冤,好的事沒有他的份兒,壞的事一股腦兒堆積在其頭上。不過,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大多數的人會同意說在抗戰期間蔣介石爲國、汪精衛爲民,他們兩人是在典型地唱雙簧。回顧歷史,這種安排是一個沒有辦法的辦法。

重申我的上一篇文章〈摘掉汪精衛的漢奸帽子〉結論,如果談百分比的話,蔣委員長的抗戰功勞毫無疑問地佔了百分之80,剩下的百分之20就要和汪等人,含當時爲中華民族犧牲掉的諜報工作人員分享了。

【本系列完】

别让好事变坏事 柯建铭:《地制法》修法下会期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