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俄軍陣前再換將 格拉西莫夫掛名總指揮或將爲戰局收尾

頭條揭密》俄軍陣前再換將 格拉西莫夫掛名總指揮或將爲戰局收尾

普丁在這個時候讓格拉西莫夫去當總指揮,恐怕不是爲了轉敗爲勝,而是讓他去承受敗局,爲俄烏戰爭收尾。(圖/美聯社)

普丁一週前又再次更換烏克蘭特別軍事行動總指揮,換上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 ),讓全世界更加不看好俄軍在戰場上的情勢。格拉西莫夫的才能早爲西方軍事界所熟悉,但現在整個情勢走向敗戰已非前線指揮官能力的問題,而是國際封鎖與國內經濟情勢已經無法讓普丁再堅持這場戰爭。格拉西莫夫出任總指揮,在前線親自參與部隊調度後,要爲普丁做出如何體面地撤退的決定。今年開春之後,敗戰的責任將由軍方扛起來,讓普丁爲其錯誤的政治決策撇清責任。

陣前換將自古就是兵家大忌,像俄軍這樣3個月換一次總指揮簡直是史上聞所未聞,總指揮也從陸軍、空天軍等各個軍種都換過,新指揮官剛上任媒體也大肆渲染,這個屠夫、那個殺手的,不到2個月連不懂軍事的人都看出來沒什麼兩樣。從戰略改變至固守烏東頓巴斯地區後,一場接一場的敗仗又在溝壑中填入了數萬俄軍,唯一一場算得上勝績的是最近以極大傷亡爲代價才攻下的蘇勒答爾(Soledar)小鎮。

樒之花

格拉夫莫出任總指揮對戰爭總體情勢發揮不了什麼作用,他雖然是個傑出的將領,但要扭轉戰局爲時已晚。(圖/路透)

但是,就在勉強算得上的戰績出現後,普丁又決定更換總指揮,但更換的方式透露出不少疑點。按理陣前換將都是將原將領解職,但格拉西莫夫擔任總指揮後,原來總指揮蘇洛維金(Sergey Surovikin)調任第一副總指揮,這等於是把總參謀長挪到前線坐陣,其餘一概未變。

过年避免暴饮暴食 「水库理论」控管热量好简单

俄烏戰爭情勢對俄羅斯愈來愈不利,俄軍後勤與軍火愈來愈供應不上,而烏克蘭正在大量接收來自北約的新式武器。(圖/路透)

軍事分析人士認爲,格拉西莫夫掛名總指揮可能是要解決前線各部隊協調與統一指揮問題。現在戰場上的俄軍編制確實太過複雜,不只有海軍與空天軍,地面部隊就包括陸軍、空降兵、海軍步兵、聯邦加盟國的國民衛隊(例如車臣部隊),此外還有盧頓民兵、國外志願參戰者以及僱傭軍(例如瓦格納軍團),各自互不統屬,指揮糸統也各有一套,彼此之間也不瞭解,協調困難、各行其是,這種狀況要在大規模作戰中獲得戰果幾乎不可能。

热吻消融之后

經過幾個月的折騰之後,終於重新推出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這張最後的王牌,蘇洛維金仍然指揮前戰鬥,協調的事就讓格拉西莫夫主持。未來格拉西莫夫是否離開莫斯科到前線坐鎮尚未可知,普丁在莫斯科仍然很需要他,前線的態勢短期內可可能不會有太大改變,實際作戰仍會由蘇洛維金指揮。

白俄羅斯已口頭宣佈將支援俄羅斯的特別軍事行動後,烏克蘭部隊開始在與白俄羅斯邊境進行軍事演習。(圖/路透)

格拉夫莫出任總指揮之後,大多數分析都認爲對戰爭情勢發揮不了什麼作用,即便格拉西莫夫是一位傑出將領,要扭轉戰局已經來不及了。普丁、格拉西莫夫與國防部長紹依古對此應該很清楚,最精銳的部隊死傷大半,新動員的士兵訓練與裝備不足,後勤又極爲吃緊,這時讓格拉西莫夫去當總指揮,不是爲了轉敗爲勝,而是爲承受敗局。

法官傻眼!二度酒驾被判刑 他辩「爱女遭酒驾撞死藉酒浇愁」遭打脸

柒言绝句 小说

俄烏戰爭之初格拉西莫夫曾指揮北路對烏克蘭首都基輔的圍城之戰,才1小時22分就攻到基輔近郊,意外地遭到烏軍頑抗後,俄軍後勤準備不足的問題曝露出弱點,戰局僵持不下又無法獲得後勤補給後,才決定轉進烏東與西路俄軍合併,當時瓦格納軍團負責人普里戈津與車臣卡德羅夫也對他落井下石,格拉西莫夫回到莫斯科後也受到普丁的冷落,此後俄軍在烏東地區就一路落敗,總指揮官也是一個接一個地換。

普丁在11月才任命蘇洛維金(左)爲特別軍事行動總指揮,才2 個月又換人,外界認爲普丁頻繁地陣前換將犯了兵家大忌。(圖/美聯社)

「遭動物般對待」南韓在野黨議員才向尹錫悅吐1句話 竟被特勤摀嘴拖走

雖然蘇洛維金勉強打下蘇勒答爾,但對他的批評仍然很多,這幾個月來他主要的戰術就是大規模地連續轟炸,初期烏克蘭損失不小,後來北約的防空導彈運到後,轟炸的效果大幅下滑。現在不只轟炸效果變差了,後方軍火工廠的彈藥生產也愈來愈供應不上,新動員兵沒有足夠武器裝備,庫存武器彈藥即將見底,連北韓的彈藥都用上了,俄羅斯從軍事到經濟已經盡顯疲態。

俄軍持續地大量轟炸烏克蘭,炸燬了許多民宅,對烏軍戰力影響愈來愈小。圖爲烏克蘭救難人員正在搶救遭俄軍導彈炸燬的民宅內民衆。(圖/路透)

有些大陸專家分析說,格拉西莫夫出任總指揮顯示俄軍將準備打一場大戰,所謂藉「以勝逼和」,然而,如果真能組織一場大規模戰事並獲得勝利,俄軍何苦要拖到現在?哈爾科夫、赫爾鬆、巴赫姆特哪一場戰事不重要?軍隊最高將領親臨前線,怎麼看都是最後一張牌。

2022谁来做老大》彰化县长 传王美花转战彰县长 王惠美乐见

近來歐美各國對烏克蘭提供的軍事援助愈來愈快速。圖爲柏林的民衆集會遊行要求德國政府儘快將豹式坦克運交烏克蘭,海報上繪圖並寫着「釋放花豹」。(圖/路透)

探尋外星生命 天舟七號快遞「厭氧古菌」上太空

目前俄羅斯岌岌可危的經濟顯然已無法維持續的戰爭消耗,格拉西莫夫臨危受命,到前線是要確認這場戰爭是否有維持下去的能力,要協助普丁做出是否停戰撤退的決定,並協調俄軍各方面的部隊按計劃撤退與相互掩護,避免像赫爾鬆撤退時的慌亂造成嚴重損失。春季即將來臨,俄軍所剩的時間不多,特別軍事行動應該很快就會進入收尾的初步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