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論廣場》P3實驗室染疫的關鍵(王任賢)

時論廣場》P3實驗室染疫的關鍵(王任賢)

农夫传奇 关汉时

国民党「黑马」人气飙升超越侯友宜 最新网路民调跌破眼镜

中研院P3實驗室人員確診,基因體研究中心已展開大消毒。(鄭任南攝)

中央研究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的P3實驗室因爲研究助理染疫,掀起了輿論對此國家最高研究機構的檢討聲浪。隨着證據陸續出現,違規情況漸漸浮現,但並不是國人所預測的種種,應該另有原因。

首先是一些院感的僞專家一開始就咬定是實驗室SOP出了問題。如果這個假設是對的,那依據錯誤SOP執行的實驗應早就出問題了,怎會落到疫情都快結束了纔出問題。因爲實驗室的SOP是整個實驗過程的規範,從設立實驗室開始做某項實驗時就已存在,怎會到現在纔出現問題?

P3實驗室設立的原則就是要把呼吸道病原體在實驗中都限定在密閉環境中,且整個流程都必須密閉處理,不可能出現滲漏。病毒一旦出現在實驗管腔之外,就代表外溢。外溢並非SOP出了問題,而是執行SOP的人沒有照着做,這樣才能解釋爲什麼執行了這麼久的SOP,現在纔出現問題,因爲現在才碰到不遵守SOP的人。

P3實驗室對於人員的要求非常嚴格,因爲這是呼吸道傳染病的最高級別實驗室。執行這些實驗的人必須是資深且要領有P3實驗室的執照,任何實驗室進出均必須留下紀錄。只工作7個月的研究助理怎能操作這麼高危險的研究,這纔是中研院撇清不了的關係。

王妃出逃中 妖妖

五一、母亲节档期助攻 丽丰5月营收年增59.74%

這位研究助理自始至終都沒有通報任何實驗過程外溢意外事件,而僅通報二次鼠咬意外,怪不得會被領導打槍,因爲這太天方夜譚了。也怪不得廖院長在人員染疫記者會上一問三不知,因爲沒有察覺外溢而通報,要叫院長無所不知也太難爲他了。這又顯示這名研究助理還真嫩,嫩到根本沒發覺外溢,只關注鼠咬。

哥哥的秘書

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與中研院也專門愛打落水狗,因爲在休息室的房間及實驗室門把上發現病毒,就咬定是脫防護衣時污染。如果病毒沒有外溢,防護衣怎麼污染?又怎會帶出去?所以源頭還是實驗過程外溢。

反制晶片战拿美光祭旗 外媒揭大陆背后焦虑:无计可施

指揮中心也怪罪脫防護怎麼可以先脫手套,在院感的立場手套是最髒的,脫除時一定要最先脫,以免髒手亂摸,這是脫防護時的最高規範。實驗室如果要一人獨立操作,防護衣一定是後開型。可惜指揮中心只會過度防護,要求實驗室要穿前開兔寶寶裝,就必須由他人幫忙脫,每一實驗必須配備二人互脫。所以指揮中心自己要先搞清楚,是要走國際路線,還是要取悅國人的規範,不要碰到事情就「亂點鴛鴦譜」。

中研院也搞不清楚事情的源頭,在指揮中心喊出穿脫防護衣有問題後,加碼看錄影帶發現有好幾個研究人員都是如此。但如果有那麼多人違規,爲什麼只有一人染疫。所以最合理的推論,應是隻有這一個助理違規,但違規的點也不在脫衣服,是在合理的實驗SOP上出現了自行解讀的做法,造成滲漏而不自知,當然也就沒有通報。

好鞋上脚淑女潮女随心切换

這整個事件,中研院違規用人才是關鍵,SOP沒有問題,7個月前對的人來操作同樣的實驗,不都是安然無恙嗎?

(作者爲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

险中求存的人生